您当前查看的是:海南岛国际旅游网 > 新闻资讯
字号:
旅人江龙光:在远行中和时间竞走
时间:2017-05-08 15:52:10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邓钰

\

  江龙光在壶口瀑布留影。

\

  江龙光(左)和友人李先漠在甘肃远行。

  文海南日报记者 邓钰

  摊开一张中国地图,标记江龙光走过的地方,那一定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阵点。以海口为出发点,他的脚步向西北深入新疆,向西南到达西藏拉萨,在南海之滨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那是中国版图最南端的城市三沙市。

  和一般的旅人不同,65岁的江龙光从不刻意收集旅行纪念品,沿途合影留念的照片也寥寥无几。但是,结束一段旅程后,他总会用文字详尽记录途中的经历和见闻。活到老,走到老,写到老,成了江龙光远行人生的写照。

  57岁去远行

  初见江龙光,很难想象他今年已经65岁。走起路来健步如飞、思维敏捷的他,对自己走过的地方、看过的景致如数家珍。谈到兴起时,他会不自觉地手舞足蹈,提高声调,“天地之大,只有自己走上一遭才明白!”

  让远行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是从江龙光57岁时开始的。那一年,在单位办理了内部退休的他正赋闲在家。

  江龙光的人生经历丰富多彩:曾在部队参过军,退伍后又担任地方民兵连长,再转至报社当记者,经常风尘仆仆、东奔西走。他戏称自己干了一份“跑腿”的活计,时光在无尽的忙碌奔走中匆匆流走。

  “这几个职业的共同特点就是‘身不由己’,随时待命,几乎没有个人的闲暇时间。”江龙光说,年轻时,他虽有机会到各地出差,但大都行色匆匆,没有精力去领略沿途的风土人情。

  退休后,他决定换一种活法——开启为自己“跑腿”的旅程。“以前总遗憾没有时间停下来仔细看看这个世界,现在闲了,再不去就晚了!”江龙光说,一提出这想法,子女们都很赞成,让他备受鼓舞。

  八年来,他的脚步跨越高山和大海,行经林海与雪原,有些地方环境恶劣,年轻人都不一定受得了。亲友们有时会担心江龙光吃不消,他却表示,“年纪越大,身体越不灵便,我现在就是在和时间竞走。要在被它拖住脚步前,尽力到达更险峻的远方。”

  第一次远行就去西藏

  说走就走,江龙光拉上了自己的好友李先漠,谋划出行之旅。2009年夏天,两人拍板决定,把第一次远行的目的地定在西藏。

  出行那天,两人从三亚坐飞机出发,再从重庆转机到拉萨。当飞机驶过喜马拉雅山脉时,阳光折射,冰雪闪烁,偶有白云缭绕尤如飘闪的绸带。

  “虽然从电视上看过这个景象,但哪能跟直接领略相比呢?”江龙光将冰雪山色尽收眼底,在3个多小时的航行中看得如痴如醉。“这是一趟从出发就充满惊艳的旅程。”

  抵达拉萨后,下了飞机就出现高原反应的江龙光头晕胸闷、呼吸急促,只得先找个宾馆休息。“呼吸急促时,很多人就想吸氧,但我相信自己能克服。”江龙光说,拉萨的很多宾馆都配有吸氧设备。但是,由于担心吸氧多了会产生依赖性,他并没有选择吸氧,而是选择慢慢调整,让身体逐渐适应高原气候。

  “难得到拉萨,总想着要多看看,舍不得浪费一丁点时间。”第二天上午,身体稍有好转的江龙光就和友人外出游玩,参观布达拉宫等景区。

  游览结束后,江龙光与友人决定乘火车离开拉萨,欣赏沿途景观。天亮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派高原风光,远处雪山高耸洁白,近处绿野辽阔,河流如玉带盘绕,与空中看拉萨的感觉截然不同。

  “最叫人激动的是行至可可西里时,原野上便会见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和身姿矫健的西藏野驴。”江龙光回忆,这些可爱的生灵一出现,车厢中便会响起阵阵惊呼声。“随着列车徜徉在那自由的天地间,人们仿佛回到了纯真年代,这种感觉让人喜悦畅快,将一切烦恼都抛却了。”

  在行走中与往事重逢

  “远行的过程,也是和往事重逢的过程。每当新的旅程和旧的记忆重逢,令人感慨万千。”江龙光说。

  2015年,江龙光与李先漠决定重走长征路,行至新疆时,他们决定前往喀纳斯湖。在沿途小憩时,走下汽车,他们头顶蓝天白云,身旁泉水萦绕,羊儿悠哉地吃着青草,一幅悠然闲适的景象。

  行程中,江龙光想起了50多年前的往事。地理老师曾在课堂上指着地图提起过喀纳斯湖。

  “当时我想,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很多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去。”江龙光笑道,没想到50年多后,他竟然来到了这个众多游客赞叹的神奇之地。

  喀纳斯湖的水流潺潺汇入北冰洋,河岸边被茂盛的植被所覆盖。林间野地绿草如茵,山花烂漫。风平浪静时,湖泊犹如一块碧绿的翡翠,随着天气变幻换上不同的色调。每当烟云缭绕,雪山冰峰,若隐若现,恍若隔世。“与往事重逢,让我更加明白,天地的奥妙,需要自己去亲身感受。”江龙光说。

  远行途中,对拥有军旅情怀的江龙光来说,“红色旅游”线路拥有重要的意义。井冈山、瑞金、遵义……都留下了他的踪迹。每到一个省,他总想找一处红色景点,缅怀过去的激情岁月。

  众多景点中,平型关博物馆令江龙光印象深刻。“那天,我们赶在落日余晖之际到达平型关,真是残阳如血!”江龙光回忆,由于当天天色渐晚,自己是在博物馆关门前,一路跑进去的。

  说起当年那段历史,江龙光慷慨激昂,“当年的战斗多么惨烈呀,持续恶战一天,歼灭日军那么多人,大大振奋了中华民族抗击外来侵略者的士气!”

  用文字记录远行余韵

  每一次出行后,江龙光都会认真写游记。“创作游记的过程,也是从另一个角度进行思考,留下远行余韵的过程。”江龙光笑称,也许是受到记者经历的影响,他在远行中总会非常留意当地的风土人情。

  “我不喜欢像景点介绍一般的游记,那样的东西网上多的是,有什么意思呢?”江龙光说,远行的美,不仅存在于山川河岳之间,更在于人们对此所产生的情感与共鸣。游记的意义便是记录下人在面对浩瀚天地时,与内心开展的对话。

  为了保存下这些珍贵记忆,儿子帮江龙光把每篇游记都输入电脑。有时候,江龙光会向报纸投稿,与人们分享远行的经历。

  他写五指山,山峰陡峭,人们只能手脚并用靠云梯攀爬,爬至山顶,虽没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气,却可以感受到沙沙的过山风,奇特的降雨现象美妙极了。

  “登五指山比五岳名山还要难,必须手脚并用。”江龙光说,他喜欢远行中的不羁感受,尤其喜欢挣脱了束缚的自由感。

  他写远行中偶遇的旅伴,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有着开朗乐观和古道热肠的性格,因偶然的际遇在同一个坐标相遇。他怀念与他们同行的时光,这种经历让他想起在部队时,与各地战友朝夕相处的亲密时光。

  远行经历在他笔下化为广袤天地中段段动人故事。“我会一直走下去,写下去,直到再也走不动为止。”江龙光说,今年去云南和山东后,他便走遍了全中国,未来将尝试走遍世界。

  (本版图片由江龙光提供)

 
编辑:陈春瑾
 
新闻资讯
新春将至,北方冰天雪地之时,海南依旧春暖花开,椰风海韵。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来海南过春节时,海南正用丰富多彩的迎春活动热情拥抱着八方游客。 [详细]
骑行海南
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20
电话:(86)0898-66810540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8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