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秘琼中百花岭基因宝库 这些美丽生物你见过吗?

探秘琼中百花岭基因宝库 这些美丽生物你见过吗?

2019-04-15 曾毓慧 苏晓杰 来源:海南日报
 

百花岭上的寄生和附生现象随处可见。

 

狮子尾等多种植物攀附在一棵大树树干上。

 

百花岭上的灌木常山,其根含有“常山素”,为抗疟疾药物。

  文\海南日报记者 曾毓慧 图\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琼中百花岭主峰海拔达1100米,与东面的五指山、西北部的黎母山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层林叠翠,峰峦叠嶂。

  漫步在琼中百花岭热带雨林里,雾似轻纱,飘渺撩人,不时有鸟兽快速闪过灌木丛的声响,可当你循声觅去已见不着它们的踪影,雨林的神秘不时紧揪你的心弦。

  可当你放慢脚步环顾四周就会惊喜地发现,在这里,树、藤、岩、泉掩映成趣,山、水、石、林又巧合成景,千百年来,这片热带雨林撑起的生态屏障,也引得成千上万的生物精灵汇聚于此,百花岭俨然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物种基因宝库。

  参天古树各不同

  在岩壁旁、在山涧里,一株株参天古树的枝干显得虬曲苍劲,即便是藤蔓交错缠绕,但它依旧孤傲地超越周边的林木葱茏,肆意地往上开枝散叶,尽情地汲取着阳光与雨露。

  在百花岭景区游客入口处,一株苍劲雄伟的高山榕引人注目,底部最为粗壮的树干目测需要三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环抱得过来,估测树龄已有数百年。在树荫下抬头仰望,越往高处,攀附在枝干上的蕨类植物越发茂密,但这棵古树依旧撑起浓密的枝桠,垂落而下的榕须又衍生成另外三株粗壮的大树,形成了独树成林的奇特景观,许多鸟儿在此栖息,成为了鸟的天堂,严实的林荫,也成为游客休憩的地方。

  在百花岭瀑布景观的半山腰处,一株树干胸径约有1米开外的古树屹立在瀑流中间,任凭从高处飞流疾下的水流撞击岩石,发出阵阵声响。海南省风景园林协会高级园艺师黄青良介绍,这是一株古老的秋枫,又叫常绿重阳木,所以这又被称为瀑流景观之一的“重阳问道”。只见这株秋枫交错盘缠的树根似虬龙牢牢地抓住底下几乎已悬空的一大块岩壁,它就这么任凭水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冲刷,树顶上依然青春焕发,枝繁叶茂。

  不远处,两株伟岸挺拔且外形几乎一致的参天古树傲然地屹立在石缝间,静静地俯瞰着底下已被水流冲刷得光滑的黑色石壁。据百花岭景区企划部门的有关负责人尹华明介绍,这是两株海南樫木,是百花岭里颇有人气的“夫妻树”,高大粗壮树皮黝黑的那株被当地人喻为“丈夫”,另外一株枝干略细且树皮稍白的则被喻为“妻子”,尤其是那株“丈夫树”的胸径接近1米,树高有二三十米,至少有上百年树龄了,无论是雷雨来袭,还是历经风霜,这两株树就一直这么相伴不分离,寓意着爱情的坚贞不渝,也引得众多游客纷纷前来祈愿。

  “空中花园”成奇观

  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穿过一片又一片林木叠翠,一直往山岭高处走,在身旁、在山涧间,从乔木、灌木丛、藤蔓到苔藓和地衣,各层植物以各种生存方式占据自己的生存空间,但又十分和谐地彼此相偎相依,在相互攀附中各自长成最好的模样,形成一幕幕令人赞叹的热带雨林景观。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一株株参天古树的枝干上、枝杈间,或是灌木丛的最底端,遍布着一簇簇、一团团翠绿的蕨类等附生植物,好比吊挂在树上一盆盆绿植,又像是一个个鸟巢,鸟儿喜好钻进这里觅食,虫儿也爱在这里繁衍生息,形成了一个个“空中花园”,成为这片热带雨林的一大奇观。黄青良注意到,在其中几株古树的枝杈间,附生的各种植物多达三四十种,形态各异,尽管枝干历经风霜,但古树依旧生机盎然。

  “你看,那边是鸟巢蕨、崖姜蕨,这些又是鹅掌蕨、麒麟叶等,百花岭里的蕨类植物还有其他的附生植物种类很丰富,长势也很好,这在海南的众多林区里实属不多见。”黄青良介绍,一些大型的蕨类植物大都喜生于阴湿的热带和亚热带雨林和季雨林环境,是雨林生物链链条里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不少蕨类植物对生态环境条件较为挑剔,部分种类生长是否繁茂,甚至可以作为当地生态环境“评优”的参照标准。显然,在他眼里,百花岭的生态环境分数为“优”。

  “你看,这就是桫椤,它可是亿万年前与恐龙同代的史前植物。”在爬山至海拔四五百米高处,当看到一簇簇叶片如凤尾的羽状高大蕨类植物时,黄青良显得惊喜不已。据悉,桫椤素有“蕨类植物之王”赞誉,是濒危的“活化石”,被我国列为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他说,百花岭上桫椤、福建观音座莲蕨等高大蕨类植物分布之多、生势之好,足以说明百花岭是一片生态宝地。

  雨林引人来探秘

  在百花岭,万木争荣的景观让这座山林充满了绿意与生机;在古树“空中花园”,虫鸟隐身在蕨类植物里鸣叫,声音轻快又悦耳;在灌木丛里,偶有动物一闪而过的动静,但众人循声依旧难觅其踪影,晃动的灌木丛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神秘的百花岭,自然也引得一拨又一拨的人前来探秘。

  临近百花岭望天阁景观旁,一株被当地人称之为“神树”的古树让过往的游客们不约而同地停留下脚步。这棵古树可谓盘根错节,树干尽显佝偻与疤痕,写满了岁月的沧桑,枝叶茂盛聚生树顶,再加上那一簇簇生机勃勃的蕨类植物,几乎可以遮天蔽日。更让人惊叹的是,树顶上垂下至少数十条金黄色的榕须状物,最粗的几乎可抵普通成年人的小臂,像是用一条条黄金项链编织的门帘,又似一条条巨蟒从天而降,显得十分壮观又神秘。“当地人把这些榕须状物称之为‘黄金索’,寓意着康养长寿。”百花岭运营主管余德琴介绍说。

  “其实,这些黄金索叫海南藤芋,是附生在大树上的海南藤芋悬垂下来的根,但能长成这么多、这么长、这么粗,也得有几十年了。”黄青良介绍,海南藤芋在海南中部各林区较为常见,但长得这么壮观的却是很少见。略显遗憾的是,这棵古树枝叶太高,种类繁多的附生植物又将其枝干遮掩得严严实实的,这也让黄青良一时难以辨别其具体种类,但他认为应是青藤公或是其近似种。

  高山榕、秋枫、海南樫木、青藤公、枫香……在百花岭,你越往山岭高处攀爬,越往山林深处走,一株株参天古树不时映入眼帘,让人仰慕神往,也令人心生敬畏,热带雨林的神秘与魅力,指引着你继续往前探索。

原标题:探秘百花岭基因宝库


责任编辑:陈元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