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越来越多自发的文艺活动在海口骑楼老街聚集 带状文化街区盛装来袭

越来越多自发的文艺活动在海口骑楼老街聚集 带状文化街区盛装来袭

2019-04-21 杜颖 来源:海南日报

   越来越多自发的文艺活动在海口骑楼老街聚集

  带状文化街区盛装来袭

  海南日报记者 杜颖

  近日,骑楼老街中山路86号,吉木MOON空间在上演具有独特风格的环境戏剧《凯撒》。

  环境戏剧,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较为陌生的艺术表演形式,在现场,青年演员们身着盛装,扮演莎士比亚古罗马二联剧《凯撒》和《克里奥佩特拉(埃及艳后)》中的主要人物,再现两千年前的历史语境中浓缩的精彩时刻,忠诚与背叛的审视、群体性的狂热与史诗的磅礴。这一场戏剧,让演员和观众发生了一次体验式的“碰撞”,观众成为了表演现场重要的参与者和环境的构成。

 

吉木MOON空间。

  与过去两年在上海国际艺术节和当代美术馆的演出形式所不同的是,此次戏剧剧目创新设立了3处流动的剧场,3处富有意味的表演空间。导演兼主演邓菡彬说:“在骑楼老街能够有充分而连贯的艺术街区来展演‘流动’的戏剧作品,亦说明这座城市为文化而开启的新型艺术空间正在逐步形成。”

  的确,如果说美丽椰城的城市更新计划过去相对集中在自然环境和基础设施的改造升级上,那么近年来以海口骑楼老街为代表的、注重城市“内里”品质的带状文化街区的形成,则更加凸显着这座城市的文化气质,涵纳了众多的小众艺术,在这一方土壤上得以展示。

 

邓菡彬实验戏剧《交通果酱》海南首演在方外空间。

  呼之欲出的文化街区

  中山路骑楼老街“老船长”楼上,“方外空间”成为了去年至今到海口来的中外文化学者艺术交流的新聚集地。

  3楼是宽敞的展览厅,4楼是适合喝茶闲聊的聚会场地。淡淡的暖蓝色背景、充满现代艺术气息的小桌椅、南洋特色琉璃吊灯、老上海情调的装饰品、古典钢琴……方外空间,营造出的空间用三个字可以描述:情怀感。方外空间的主人杨菊香是一位从深圳来到海口从事文化事业的资深策划人。她和一众以骑楼老街作为文艺基地的创业者一样,对骑楼老街未来作为海口文化艺术集聚地的趋势是充满信心的。

  文化街区,顾名思义,是指拥有比较丰富的文艺空间和文化活动,是喜爱文化的人们的聚集地,也是外来者能够真正感受到一座城市的味道的标志性区域。过去多年以来,随着海口城市建设和更新步伐的加快,包括旧城区改造新商业地标的崛起,城市东西南“骨架”的不断拉伸,新增了不少新商业街区,比如西海岸远大商圈,东部的国兴商圈,南部观澜湖、椰海大道新商圈等等。但,尽管拥有较为华丽的风潮趋势和建筑美感,却不是每一处商业街都有可能转化升级成为文化艺术街区。能够实现转型的它,需要的元素不仅是现实的,且更需要历史的堆垒。

  骑楼老街10余年来都在坚韧地蜕变着。百年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改造后接地气的天然的地理氛围,是目前骑楼老街能够在众多商业街区中脱颖而出,逐步探索走向文化街区的独特优势所在。

 

著名翻译家肖天佑在方外空间的文学沙龙。

  从历史坐标的角度看,100年前,骑楼老街所在地,是海口地区整体集中展示开放、进行商品内外销贸易的集散地;历史的繁盛与100年后此地欣欣向荣的商贸气息,恰恰在此处有了精准的交集;从地理区域范围的角度来讲,每天,透过聆听钟楼传来的悠扬而深沉的钟声,在老街上穿梭,很容易令人产生一种穿越感,老街周围还有老宅、庙宇等各类古迹,又间接汇聚凝成了一种历史空间的纵深感,这为老街带来了其独特的元素;而从个人感官来说,当下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中,当代人内心多多少少都存有动荡感,还有令人百思困扰的是在生活的城市找不到“根”的感觉,此时,有情感的老街坊,那种给人内心带来的稳定感就会变得非常强烈,需要出现一个“令人感受安定的街区”来依靠,骑楼老街具备这样的条件。杨菊香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她的感受:如果在大城市奔波疲惫,内心很想追求一种安定感,那么来海口骑楼老街就对了,在这里可以找到这种感觉。

  杨菊香的想法不仅是代表自己,也是不少人的想法,也正因为看到这些老街优势,一大批酷爱文化的人士纷至沓来,寄居下来,为老街增添着文艺的内核。于是,方外空间、见外、还客、吉木MOON空间、国新书苑等一批艺术基地崛起,一场场文艺佳作品读会、艺术品展览、观影会、戏剧、沙龙、艺术课程……在此盛装登场。

 

二○一八年二月易至群画展在海口国新书苑开展。

  于细节中升华城市气质

  见到钢琴师林川时,他正在策划第二场“街头钢琴计划”。

  大气端庄的三角钢琴,托运进来摆放在骑楼老街的街头,随便任何人都可以弹奏曲子,任何人都可以走近、参与。林川是一位钢琴爱好者,常常在环境的感染下凭靠自己的内心感受于街头演奏,钢琴、手风琴均是信手拈来,于音乐声中流露真情实感。鼓励公众参与的“街头钢琴”公益活动让记者也产生了不少疑问:“您不会有担心吗?钢琴损坏,没有收益,旁人的不理解……”林川坦言,如果在其他地方,或许会有这样的顾虑,但是在骑楼老街这样的艺术区,这些问题不会出现。

  事实上,在第一场“街头钢琴计划”实施时,林川的这一公益想法已经产生了不小的轰动,人们弹奏曲子,有人在旁围观,小孩子们嬉戏触摸,每天有优雅琴声的街区,谁能不喜爱呢?

  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文艺活动自发聚集在老街文化街区,逐渐形成了街区“文化带”。南洋文化展览馆,可以做文化讲堂、老街讲坛,不久前还刚刚举办了东坡文化讲坛;还客民宿一楼大厅可以做文化展演活动,而方外空间、见外等等,都是小众艺术家们举办交流座谈的好地方……老街带来了一种精神归宿,不容置疑地客观促进了精神文化的消费意识的提升,与此同时,也告诉了对海口陌生或者不陌生的人们:海口,终究是一座有文化趣味的城市。

  今天的中国,每个城市或许都会有展现其独特气质的历史街区,像北京798艺术区、南京1912时尚街区、上海创意园和新天地……它们都已超越了本身的商业属性,成为所在城市的文艺名片。海口,无疑也走在文化街区的探寻之路上,对此,海南大学教授邓菡彬认为,海口在对文化街区的持续探索中,需要在商业和文艺之间找到一种科学的平衡。既避免让过度的商业化冲淡、阻滞艺术家的浸入,变成了“文化的埋藏”;同时又必须要让文化艺术服务于街区,用艺术来保持那一种难得的乡土味、那一种情怀,这是需要这座城市和人们在未来共同去思考的问题。

 

夕照下的骑楼老街。

  访谈 | 让骑楼老街成为海南文化新地标

  骑楼老街——最能体现海口作为国家历史名城的建筑街区之一,历来承载着文明的期许。岁月沧桑时光流淌之中,骑楼老街所代表的绝不仅是一条具有商业价值的街道,更是海口文化的集中呈现地。骑楼老街如何能够实现艺术街区的升级,成为许多文化工作者的期盼,海南日报记者就此专访了海南骑楼文化研究者蔡葩和长期致力于研究街区文化与文创产品应用的张东风博士。在蔡葩看来,骑楼老街的最终文化目标,是变身为城市文化会客厅,让艺术融入老街区,也便更多融入人们的生活。

  记者:骑楼老街升级为艺术街区的潜力在哪里?

  蔡葩:不少城市在地标式街区的打造中,多以知名景区、主题公园、广场、商业中心等作为载体,迅速投资、快速建设,短期成势,但留有遗憾的是没有文化的沉淀。骑楼老街恰与之不同,它有集建筑、历史、文化、现代于一体的综合文化内核,这是非常稀缺的。难能可贵的百年街区被珍惜和保存下来,形成不可替代和比拟的价值。

  当前,利用社会力量,对骑楼老街进行艺术、文创等业态的综合调整,已进入官方视线。骑楼老街要摆脱“千街一面”,将传统低层次贩售搬出去,将从事艺术创作和文创业的企业引进来,让老街的形态“新”起来。同时,老街需要年轻人,需要新鲜的文化血液,需要现代人的新思维,将街区做成吸引人的文化聚集地,这是老街面临的挑战。

  记者:朝向艺术街区的方向,您认为骑楼老街需要练好怎样的内功?

  张东风:应该吸纳众家之所长,民间艺术、非遗技艺,还有在“双自贸”背景下展开更多的具有国际特色的文化活动,让海南本土居民、旅居海南的文化爱好者,作家群体、甚至外国友人,都能被吸引进来,这是体现功力的地方。令人欣慰的是,已经有不少文化单位在默默努力做着这些工作,并正在以相当多的频次举办沙龙、论坛、讲座、观影、展览等各色艺术活动,规模逐渐由骑楼老街延伸至市民游客到访中心,长堤路南北的带状文化板块分布有着欣喜的呈现。

  记者:当前在街区打造上还有哪些方面的不足和缺失需弥补?

  张东风:首先,骑楼老街的业态我认为还需要更新和调整,目前卖特产、贩售小商品的店铺依然很多,相对的,总体用于文化艺术的空间所占比例却不高,这种商业结构需慢慢改善;其次,骑楼老街管理方在培育、支持文化艺术街区建设上仍存在着意识的不足,比如不久前,一位钢琴爱好者主动牵头做街头钢琴公益活动,拿出自己的钢琴让市民游客随意于老街街头体验,这客观来说算是可以增添街区艺术氛围的,但操作过程中,因与老街物业方没沟通好,这项活动最终没做成,非常遗憾。所以,特别希望从上至下都能够有一种扶持老街艺术升级的积极意识,这是很关键的。

  记者:您认为未来的骑楼老街将呈现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才是更为群众所喜爱和认可的?

  蔡葩:盼骑楼老街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海口城市文化会客厅,更有品位,更有底蕴,更加风情万种。将来的它,既是海南当地特色文化不可替代的文化地标,也是展示海口城市文化的重要窗口,是进入海南了解海南的历史文化活的载体。在这一过程中不急于求成,要科学地规划和引导,让南中国这颗璀璨的明珠更加熠熠生辉,照亮现在与未来。


责任编辑:stourweb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