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奇的儋州峨蔓盐田 千年历史在这里触手可及!

神奇的儋州峨蔓盐田 千年历史在这里触手可及!

2019-05-14 阿福 陈钟鹏 来源:儋州市新闻中心

儋州·峨蔓盐田

千古盐田

  海南儋州北部峨蔓镇有一条长约五公里的黑色火山岩海岸,座落三个并排的村庄:细沙村,盐丁村,灵返村。三个村庄面朝北部湾大海,岸上黑石嶙峋,如一道天然堤坝挡住汹涌的浪,海水从黑石的夹缝里缓缓地流到岸上。先民用黑石砌成盐坛,或把黑石凿成盐槽,铺设成海岸盐田,开始了晒盐为生之路。1200多年来,三个村庄的盐田保护完整,晒盐技艺传承至今,盐味甚浓,古风犹存。

古石道 图/柯人俊

  在最高潮位和最低潮位的潮间带,除了盐槽盐坛之外,附近还配有石头砌成的蓄卤池,竹草编织的过滤池,开阔的晒泥场,石头结构的储盐房。制盐之日一般选择烈日当空,盐民把晒泥场上被晒干的海滩泥堆置过滤池,再浇上海水,过滤的水再从过滤池的一个口子流入紧挨的蓄卤池成了卤水。然后,再把卤水舀到盐槽盐坛爆晒,时至下午或傍晚盐就制成了。此时,一眼望去,夕阳下那片盐田像盛开了的朵朵白花,在海风轻轻的吹拂下,与落日交相辉映,景致着实迷人。

盐槽 图/柯人俊

  每一个村庄的盐田各不相同,千姿百态。或依岸而成,或依石而成,或依村而成,自然天成。从古至今,虽各为其田,但又有黑石盐道互通,三个村庄的盐田连成了一片亘古不变的生态石花带。

盐槽 图/吴根波

  村落的古宅、村路及围墙,多数是黑石砌筑而成。黑石的村庄紧挨着黑石的盐田,可谓半村盐田半村石。开门见大海,出门便是盐田。星罗棋布的圆形盐槽,是大海生生不息的胎记,也是村庄永不退色的历史符号。

古石道 图/柯人俊

  “盐丁村”名副其实地宣示:我们是盐民!晒出的盐要让更多的家庭人丁兴旺。在盐丁村盐田通往灵返村盐田的一条黑石盐道的尽头,有一座用黑石垒起的石山,是长久以来村民每添一丁就放置一块石头,以求海天保佑。渐渐地久积成山,成了见证血脉的圣山。看这垒起的大小不一的黑石,有一种众志成城之威,有一种心存感恩之爱。

  海上捕鱼,岸上制盐,是村民一年到头的为生耕作。晚上渔火通明,海风习习,树叶微微而动,只听到细浪与渔舟窃窃私语。白天出海的,晒盐的,男男女女忙碌的身影晃动着那片湛蓝的海。静谧与躁动都如此带有海的基因。

晒盐工序-泼洒 图/黎秀奎

  这里的人们性格豪爽耿直,勤劳勇敢,质朴坦诚。火山爆发的裂变与沉静,大海的宽阔与险恶,给予这里不屈不挠的血统。连长在盐槽、盐坛边和围堰石缝里的野草,也不惧烈日晒和海水泡,顽强地生长,尽情地开花。

  海岸上,大大小小的盐槽,方方正正的盐坛,错落在深深浅浅的沙滩上,好像是从大海深处踏浪而来,向陆地延绵海的生命,以润泽与它相伴相生的人们。日出日落的霞光时分,盐槽和盐坛那自然的曲线、直线交错在弧形的海岸线上,被斜阳映照得如诗如画。宿栖在红树林上白鹭,真担心从这画面里飞走。

盐坛 图/柯人俊

  在一块黑石旁,一位黝黑盐工说,在烈日下晒盐,自己也被晒得像黑石一样黑啰。望着盐田那一堆堆纯白的盐,从黑白两极中,让人想到白天与黑夜,想到阴与阳,想到苦与乐,想到悲与喜,想到故乡与他乡……想到泪水和汗水的咸味是有色彩的。

旧船&盐屋 图/柯人俊

  起风了,在靠近盐田的渔港,几十条小船上的国旗迎风飘扬,映红了港湾,也映红了盐田。 风轻轻地掠过海面,海水的波纹重叠着向盐田涌来。一朵朵白云,好像很眷恋盐田上那如云的白盐,依依地盘旋在炊烟升腾的天空忽近忽远,有的像垒起的石,有的像回港的帆……

原标题:峨蔓盐田丨一个神奇的地方,千年历史在这里触手可及!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