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客骑马时摔伤骨折 澄迈这家假公司露马脚

顾客骑马时摔伤骨折 澄迈这家假公司露马脚

2019-08-30 王子遥 来源:南国都市报



  顾客骑马时摔伤骨折,发现马场无经营资质,平台审核存在不足

  顾客骑马摔伤

  假公司露马脚

  市场监管部门:已对马场及平台启动调查

  今年6月1日,在位于澄迈县盈滨半岛某马场的一次马术科普体验活动中,张女士的丈夫彭先生意外地从马背上摔下,右手揉骨骨折。张女士事后了解到,该马场并不具备经营资质,甚至连营业执照都还没获得。一处没有营业执照的马场,一个对产品宣传把关不严的平台,张女士该如何拿到赔偿金,市场监管部门又将如何处理呢?

  位于澄迈县盈滨半岛的马场。

  南国都市报记者 王子遥 文/图

  事发

  马背上跌落,手腕骨折

  马场垫付两千元后拒赔

  张女士称,今年“6·1”儿童节前夕,她和丈夫正为孩子策划儿童节当天的出游活动,在海南爱哪哪平台上看到了一个位于澄迈县盈滨半岛的户外马术体验项目,具体包括上马体验、马类知识讲座等,让她眼前一亮。在与孩子及丈夫商议后,张女士5月29日在微信上购买单价58元的体验票,确定了行程。

  6月1日上午11点,张女士一家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位于澄迈盈滨半岛指定的一处马场,此时已经有不少同样购买马术体验项目的大人及小孩在等候。“我当时看了一下马场的环境,事实上是有些简陋的,整个马场内几乎没有休息区,大家都挤在一处遮阳伞下等候。工作人员的着装也各式各样,不像是专业的。而此前说好的马类知识讲解,也因现场不断有人陆续前来而推延了。”张女士说,“由于来的家庭太多,工作人员甚至都没有验票,直接就把骑马用的帽子给了我们,让我们排队等候”。

  马场外贴有“骑马预约”的招牌。

  等了一阵子后,彭先生和孩子终于获得了上马的机会。骑马过程中,马师让马匹做出了踱步、小跑、转圈等动作,让孩子非常高兴。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彭先生却从一米多高的马背上跌落下来,摔得一身泥泞,先行着地的右手手腕当即就肿了起来,彭先生疼痛不已。随后马场工作人员便开车载彭先生一家赶往省人民医院就医。

  经过医院诊断,彭先生右手揉骨粉碎性骨折,预计手术费用需要1.6万元以上,还不包括后续的康复及二次手术等,且需要缴纳1万元押金。张女士表示,在得知这笔费用后,已经先行垫付了2000元押金的马场工作人员便显得有些紧张,称需要筹钱后便离开。截至目前,张女士并未再收到任何赔偿。

  张女士的丈夫彭先生摔伤的右手。

  疑点

  顾客发现马场没有经营资质

  马场称属于“会员制”运营

  “我在医院时重新去翻看了我购买这一马术活动项目的微信链接,看到了这家马场所属的‘海南行宫户外生活服务有限公司’,便询问他作为旅游行业的公司,他们公司有没有为顾客买意外险等。谁知他说他们还没有注册成立公司。”直到这时,张女士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家未经审核、没有经营资质却已经开展马术服务的“杂牌军”。

  8月28日上午,记者走访了位于盈滨半岛的该马场发现,该马场当天没有消费者在骑马,仅有一名马师正在遛马,并在遛完后将马赶回道路对面的一处马圈。记者注意到,无论是马场还是马圈,现场确实没有任意一处写有该公司名称的招牌,仅在马圈门口两侧的门柱上贴有“骑马预约”字样的蓝色牌子,并附有“扫码预约”及“扫码支付”的两处二维码及一个联系电话。

  记者随后拨打了这一电话,这名负责人表示,他们属于“会员制”的运营形式,由马主将马交给他们寄养,他们负责养马,不对马主以外的人提供服务,这也与张女士此前以消费者前往骑马以及马圈门口“骑马预约”的说法相悖。对于该马场是否与爱哪哪平台合作,其先是称不是很清楚,随后又称与爱哪哪合作的项目“一分钱都没收”。

  纠纷

  平台愿进行合理赔偿

  马场不露面赔偿谈不拢

  在张女士看来,此次丈夫的受伤,一方面与马场有直接关系,另一方面与供票方爱哪哪平台也有着关系。“既然马场都没有成立公司,那么爱哪哪平台为何在宣传页中写出‘海南行宫户外生活服务有限公司’的名称呢?这样的行为是否涉嫌虚假宣传呢?”张女士问道。

  记者在爱哪哪平台上搜索到了张女士的购票链接,链接中的公司简介中写道,海南行宫户外生活服务有限公司依托农庄、地产、景区等打造新时代旅居(旅游)目的地,将高端生活服务有关项目及产品进行一体化的经营,包括马术、游艇、飞机、房车等项目的旅游线路定制及生活服务定制,结合租赁、销售、托管等提供线上线下服务。事实上,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该公司并不存在。

  海南爱哪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公司在审核方面存在不足,这一马场也是经熟人介绍,在商家申请了内容后,该公司便帮其上线产品,以便打响一些知名度。

  该负责人表示,对于张女士丈夫摔伤导致的损失,该公司也积极联系张女士,表示愿意在合理范围内做出赔偿,但是由于马场方面长期不露面以及具体赔偿数额始终没谈拢,导致三方调解多次,依旧没有结果。

  调查

  市场监管部门介入

  调查马场及平台

  涉事三方调解难

  记者从澄迈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老城监督管理所了解到,针对张女士丈夫的遭遇,该所已经牵头于6月24日及7月15日进行了两次包括被诉人及申诉三方参加的调解会议,但都未达成一致。根据目前的情况,该所向张女士给出了走司法程序的建议。

  “平台方面表示愿意承担责任,但是必须与马场方面一同承担,可马场方在后面的调解会再没露面。”老城监督管理所庄所长说,“我给他打过电话,他要么不接,接了又说回老家了。”

  那么,对于该马场在没有营业执照的情况开展运营,以及爱哪哪平台在马场宣传方面存在的问题,市场监管部门又是如何处理的呢?庄所长告诉记者,目前该所已经多次通知马场方面相关负责人到所里做笔录,并通过发挂名信到其地址的形式进行书面提醒。如果马场方面拒不到场进行笔录,下一步该所将把情况上报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由县局进行相应处理。而爱哪哪平台存在的问题则涉嫌虚假宣传,目前该所已经启动调查取证,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