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南周刊 | 儋州邻昌礁:浸水十五日 出水十五日

海南周刊 | 儋州邻昌礁:浸水十五日 出水十五日

2020-03-02 陈泰伍 来源:海南日报

邻昌礁:

浸水十五日 出水十五日

晨光下的邻昌礁。

文\本文特约撰稿 陈泰伍 图\清风

在儋州市光村镇顿积港、泊潮港与临高县新盈镇交界处的后水湾,有一个闻名遐迩的神秘岛礁——邻昌礁。邻昌礁由金色沙滩和珊瑚礁错落堆积而成,一年当中,只有少数时间完全露出海面,大部分时间被海水淹没,落潮的时候,随着海潮缓缓退去,岛礁才掀开神秘的面纱,金黄色的沙滩和五颜六色的珊瑚礁,弯弯曲曲延伸在天海之间,宛若仙洲。

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邻昌礁简直是个“迷幻之地”。不同季节、不同时间的邻昌礁,呈现出不一样的美。无风时,可以体验岛礁的静谧之美;有风时,那一排排、一层层的白浪,推打着细腻柔美的沙滩,则可以感受大海的澎湃之美。早晨拍摄令人心动的日出;傍晚拍摄醉美的晚霞,看渔舟唱晚。但拍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没多久,潮水开始涨了上来,于是不得不赶紧登船返航,而内心里总是恋恋不舍,计划着下一次登礁。

蜿蜒在天海之间的邻昌礁金黄色沙滩。

在邻昌礁上看到的渔舟唱晚美景。

邻昌礁也称“将军印”

邻昌礁位于后水湾中央,其范围包括邻昌礁、头排礁和将军印在内,由东西长3.6海里、南北宽1海里的沙滩和珊瑚礁组成,把进湾航道分成东西两条,并在主礁、头排礁和将军印礁盘上设有灯桩。整个礁岩低潮时高出海面,高潮时淹没。

根据有关史料,邻昌礁用过的名称有:临昌洲、磷昌大海洲、磷沧岛、将军印和邻昌岛等。民国《儋县志》载:“磷沧岛,在州治北六十里。岛从临之龙湾港生出,下接儋之龙门,长可三四十里,宽可七八里。白石粼粼,鱼蟹繁殖。潮流愈涨,干涸愈阔。每月浸水十五日,出水十五日。乡人资此生息,岁以万计。而岛外即大洋,岛内亦深二三十丈。东边泊潮、顿积、新盈诸港,西边神硧、邓屋、黄沙诸港,皆汇于此。及潮流消长,从龙门嘴出入。每当水落潮出之时,直如平冈横亘,海水分流。”

从《儋县志》的记载可以看出,古时邻昌礁露出水面的面积比现今要宽广得多,横陈在临高新盈港到儋州龙门激浪海域之间。民国十五年(1926年)再版的《琼州全图》和1939年印制的《海南岛图略》,把邻昌礁称为“将军印”。实际上,将军印礁岩是靠近邻昌礁南面的五六组沙礁,如莲花形状分布,古时曾长期露出海面。因儋州光村一带曾有将军山、将军市和将军庙,而这组莲花状的沙礁如将军掌印而得名。

广东省地图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海南岛地图》,把邻昌礁标称为“邻昌岛”。1996年海南省测绘局编印的《海南省地图集》也将邻昌礁标称为“邻昌岛”。

中国地图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海南省地图》和1996年3月编制出版的《中国地图集》将该岛礁标称为“邻昌礁”。

无论是叫磷昌大海洲,还是叫磷沧岛、邻昌岛等,从普通话与海南汉语方言的读音上看,都与“临昌”两字大体谐音,“临昌”应是邻昌礁最早的名称。据万历《琼州府志》和万历《儋州志》记载,“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改儋州为昌化军”,宋绍兴十四年(1142年),“复县为昌化军”。作为横跨临高和昌化海域的邻昌礁,古人分别取“临、昌”两字作为该岛礁的名称是合理的。儋州清末进士王云清在《儋县志初集》中对此作了解释:“临昌,即临高、昌化。”

邻昌礁的标识。

岛礁上曾建有砥柱亭

邻昌礁不仅有旖旎的岛礁风光,也有着令人着迷的人文故事。

古时,作为与邻昌礁一体的将军印,其礁盘曾经长期露出海面,人们少不了在其上留下一些建筑物。康熙《儋州志》载:“砥柱亭,在磷昌大海洲。训导黄世魁建。”民国《儋县志》载:“将军印,在州治北六十里。生在海洋之中,通体皆沙,潮流不能没。周围三四五,团圆如印。昔有训导黄世魁曾作亭其上,名砥柱亭,久已倾圮。后有临邑人复于故址结庵读书,生徒十八人,成名者九人。现在庵亦并废。惟渔人立有广德明王坛一所,渔船来往皆祷祀焉。”

也就是说,邻昌礁从前不仅建有砥柱亭,后来还有临高人在砥柱亭原址上盖屋建学堂,到民国期间,有渔民在上面设祭祀峻灵王的小庙,过往渔船多来祭拜。

笔者曾多次搭乘渔船前往邻昌礁。从临高新盈港乘船到邻昌礁,用时约45分钟;从儋州泊潮港乘船往邻昌礁,用时约1小时。2019年11月17日,笔者再次前往邻昌礁。来自泊潮港的渔家大叔张师傅,一边开船,一边讲起邻昌礁学堂的故事,说得津津有味。说古时候这里曾经有一个“海瑞学堂”,专门招收一些书生到岛上读书。

来到岛上学习的年轻人,因为出岛不方便,除了课闲时间捉螃蟹、捡螺摸鱼之外,平时都认真读书,好多人因此读书成才。后来,海水把学堂淹没了,老师和学生才撤出岛礁。据说民国时期,还有人在落潮时见到学堂的匾牌。由于时过境迁,在一次刮大风的时候,海浪把这块匾牌冲走了。上世纪70年代初,还有文化馆的人员到附近海域寻找这个石刻匾牌,却难觅踪迹。

在邻昌礁上拾贝的游人。

海上丝路站点,赶海人的天堂

海南渔民最早参与开辟南海海上航线,为南海航运保驾护航,使海南岛成为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海南岛段的航线分为东、西两条:西线从徐闻出海后,沿着海南西海岸线“梯航”;东线则经过西沙、南沙群岛,返程也然。早期由于受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限制,出洋的船只一般走西线。

邻昌礁因为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正好位于儋州和临高的海上界线之上,且附近海域的渔业资源十分丰富,使之成为海南西部的重要航线站点,也是琼州海峡乃至连接东南亚海上航线的一个海上要冲,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航程上的一个不可忽视的站点。

邻昌礁南部锚地,水深7至9米,为泥沙底,抛锚抓力良好,可避8级台风。据《中国沿海航路图集》介绍,横卧在后水湾的邻昌礁,把进湾航道分为东西两条,航道水深在10米以上,且航道无障碍物,助航物标显著,进出极为方便。正因为邻昌礁的这些特点,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将军印”。

此外,邻昌礁附近海域丰富的渔业资源,岛礁上的沙滩和焦岩旁,有各种鱼虾、螃蟹、螺贝、海参等,是儋州、临高及周边渔民千百年来和睦相处,从事海洋捕捞的好去处,是赶海人的海上“天堂”。

前往邻昌礁游览需要注意的是,要准确把握海潮的起落规律,登礁时机得有些耐心,来早了或者来迟了,都没法看到邻昌礁的全貌。由于这里潮汐变幻无常,不是当地渔民很难把握登礁的准确时间。笔者第一次到邻昌礁,就因为没有把握好登礁时间无功而返。

记得那一天早晨,准备好相机等各种装备,急匆匆赶到新盈港码头,认为自己看过新盈潮汐表,执意要渔家开到邻昌礁,在海上颠簸了40多分钟,到达目的地时,看到的只是一片茫茫大海。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