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 | 梅山抗日烽火燃

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 | 梅山抗日烽火燃

2020-04-05 李艳玫 来源:海南日报

红坎溪——梅山乡政府刚成立时的地址。(梅山革命史馆供图)

  走进位于三亚市崖州区的梅山初级中学,一栋3层高、红顶白墙的建筑引人注目,由著名作家魏巍题写的“梅山革命史馆”6个大字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走进馆内,一张张图片,一件件实物,一段段文字,带领我们回到20世纪那个风云狂啸的革命斗争年代。

  “在革命斗争年代,梅山是崖县乃至琼南地区坚不可摧的革命根据地。”望着墙上一张张老照片,梅山革命史馆馆长孙诚说,梅山人民在时驻梅山的中共崖县县委的领导下,扛起枪,拿起刀,前仆后继地与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革命斗争,无数个英雄故事在这片热土传扬。

  梅山处处燃星火

  梅山是著名的革命老区。这里,背山面海,扼守着三亚至乐东的交通要道,是崖县革命活动最为活跃的地方,而角头村是点燃崖县抗日火种的地方。

  1936年冬,中共琼崖特委派刘秋菊、林茂松到崖县恢复建立党组织工作,以面海背山、有回旋余地的角头村为立脚点,搭起小茅房,以酿酒为业掩护身份,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建立了梅山党组织,创建了梅山革命根据地。

  “刘秋菊、林茂松在梅山会同中共党员黎茂萱、何赤,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并创办夜校学政治、学文化,着手组织抗日武装。共产党员陈英才、何赤、黎茂萱等还在梅东、长山、梅西、角头等村庄培养发展共产党员,吸收了孙维青、黎光宗等多名优秀青年入党。”孙诚说。

  1937年1月,梅山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梅东村党支部成立,孙维青任书记,点燃了梅山抗日救亡运动的星星之火。1938年,刘秋菊、林茂松离开崖县。同年夏天,中共琼崖特委派叶云夫到崖县,在梅山成立中共崖县委员会,叶云夫任书记,从此崖县有了一个集中统一的党的领导机关。

  1939年2月,日军侵琼,崖县沦陷。在这国破家亡的危难时刻,中共崖县县委以梅山为革命根据地,领导全县人民开展抗日斗争,抗日烽火迅速燃遍梅山地区。“梅山面海背山,山高林密,无论是在陆地还是水上,进可攻、退可守,隐蔽性强,而且这里的群众基础好,是开展游击战的好地方。”孙诚说。

  为了及时与琼崖特委联系、指导全县抗日斗争,中共崖县县委恢复了土地革命时期建立起来的从红塘、保港经梅山角头、望楼港、球尾灶、莺歌海到双沟、岭头,直通特委的海上交通线。另外开辟两条陆地交通线:一条从梅山的桔棵和中灶、望楼港经新村、新丰、老孙园至七寒头坡与西南临委联系;一条由梅山的桔棵经山脚、抱笋、草岭、红五、山公穴、翁公头至七寒头坡和西南临委联系。1943年成立昌感(今属东方市)崖联县委后,另开辟一条从东方感城、岭头、新村、黑山、莺歌海、望楼港、乐罗、角头直达梅山青岭的水陆连接交通线。

  “交通线所经过的区、乡均设立交通联络站,战斗在这条交通线上的交通员,经常冒着生命危险,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完成向上级汇报情况和接受传令等任务。”孙诚说,交通线的恢复和建立,有利于及时了解和掌握当前的对敌斗争行动和上级的具体部署,从此崖县的抗日斗争在上级党组织的指导下如火如荼开展起来。

  在中共崖县县委的领导下,梅山抗日根据地的范围逐步发展扩大到崖一区、四区、五区,即东至崖一区的崖城、白超、力村等地,西至崖五区的莺歌海、佛罗、土伦、响水等地,抗日斗争迅猛向前发展。


三亚梅山革命史馆。 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民主政权拢人心

  1939年2月,日军占领榆林、三亚、崖县县城(今崖城)后,疯狂向梅山革命根据地大举“扫荡”“围剿”。为了反击日军的“扫荡”“围剿”,中共崖县县委指示梅东党支部书记孙珠江,将“梅仿抗战团”和“打猎会”合编为“梅山抗日游击队”。1940年5月,青年抗日救国会成立;1941年初,妇女抗日救国会、民兵及儿童团抗日组织相继成立。

  1942年6月,根据党中央关于“建立区乡政权”的指示精神,中共崖县县委在梅山抗日根据地建立梅山乡抗日民主政府,这是崖县第一个抗日民主政权,经民主选举,孙惠公为乡长,黎光宗、孙家琪为副乡长。

  在中共崖县县委的直接领导下,梅山乡抗日民主政府突出抓3项工作:一是发动武装上前线反击敌人的进攻;二是开展减租减息,组织帮耕、帮工队帮助烈、军、工属和困难户耕地做工,做好优抚工作;三是以各种形式宣传发动各阶级、各阶层人民共同反击敌人的“蚕食”“扫荡”。

  从1942年开始,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顽固派相互配合,对梅山抗日根据地实行军事镇压和经济封锁,同时,周边的叛逆、反动分子又不断骚扰,导致梅山根据地人民处境艰难。

  “当时,日军企图扑灭梅山抗日革命烽火,梅山境内仅6公里地段就设置3个据点,实行残酷的军事镇压和经济封锁。面对敌人的围剿和扫荡,梅山人民无所畏惧,妻送夫,兄送弟,父母送子女参军参战,民兵、青年、妇女、儿童严密监视敌人行动,群众用土法制火药,男女老少种棉花,纺纱织布,煮海水制盐……他们不屈不挠,在腥风血雨中英勇奋战。”孙诚说。

  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梅山及附近地区广泛开展除奸肃反、破坏敌人公路桥梁和电话线路等斗争,并实行减租减息、拥军优属、帮工代耕、征税征粮等政策。群众踊跃支前,积极配合游击队作战,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

  “梅山的党组织是坚强的,梅山的人民是勇敢的,他们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出奇制胜,先后把日本汉奸黎亚四、黎光选父子除掉,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孙诚说。

  全民动员驱顽敌

  大生产运动是梅山抗战史的光辉一页。

  1942年初,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顽固派相互勾结,不仅对梅山革命根据地实行军事“扫荡”,还进行经济封锁,迫使梅山人民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抗日前方失去后方的有力支援,斗争形势日趋严酷。

  在这困难关头,中共崖县县委和梅山地区的党组织根据党中央关于“发展经济,保障供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指示精神,以及琼崖特委关于“奖励生产,发展手工业”等决定,一方面号召根据地人民行动起来开展轰轰烈烈的生产自救、减租减息、保障佃权运动;另一方面进行征粮征税、打没缉私和开展献捐运动,带领人民渡过抗战的难关。

  “梅山乡抗日民主政府首先发出‘不让一块丘田、一块地丢荒’号召,由党员带动,发动梅山青抗会、妇救会和民兵组织抢耕队耕种。白天敌人来骚扰耕种不了,就利用晚上摸黑抢耕、播种、收割、脱粒,快收快藏。”孙诚说。

  “开荒开荒,前方战士要军粮;织布织布,前方战士要服装,大嫂妹妹不要忘。”梅山抗日游击区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齐出动,开山劈岭,少的半亩,多的二三亩,共开垦荒地800多亩,种植棉花、番薯、蔬菜等,收获的粮食既解决群众自身的口粮,又支援了部队和地方党政人员。

  梅山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还向地主富农开展减租减息,保障“佃权”运动。孙诚介绍,根据家庭田地的多少分大中小3个等级征调粮食,实行二五减租(即减租 25%)。孙惠公、孙家文、孙珠江等教育家庭自动给农民减租减息,从而推动了运动的发展。崖县东部地区各乡抗日民主政府也发动起声势浩大的减租减息运动,使广大佃农受益,抗日热情随之高涨。

  “梅山虽然是块贫瘠之地,但是梅山人民怀着对革命的一片赤诚之心,动员乡里乡亲捐钱捐物,支持抗日战争,出现了许多互相鼓励捐献的动人场面。”孙诚说,有些党员和革命群众,宁可一家少吃也要献上十斗八斗、十元百元;梅山青抗会、妇救会的许多成员除了将自己积蓄的现金捐献外,还将结婚的嫁妆、首饰都慷慨奉献;没有现金的群众,上山砍柴出卖将所得捐献,以表达他们为抗战作贡献的决心……

  “正是因为有了梅山人民的支持和帮助,梅山抗日根据地才得以巩固和发展,中共崖县县委才得以领导全县人民深入开展抗日斗争,最终取得抗日斗争的胜利。”孙诚说。

  (本报三亚4月4日电)

  记者手记

  成长在历史的天空下

  梅山是革命老区,在革命斗争岁月里,梅山人民始终坚定地站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同仇敌忾,前仆后继,不屈不挠地与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势力作斗争。

  坐落于梅山初级中学校园里的梅山革命史馆,以图、文、实物等形式,全面展示了这个时期梅山地区乃至整个崖县(今三亚)艰苦卓绝、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历程。

  梅山革命史馆距离教室不足百米,学生们利用课间时间就可以到这里接受红色文化熏陶。参观梅山革命史馆,如同翻阅一部红色记忆的珍藏集,它以滚烫的文字以及那些已被岁月染黄的照片和残存凝重的实物,重现了梅山人民克服困难、开展生产自救、踊跃支援前线的感人画面,讲述着一个个革命先烈、战斗英雄前仆后继的动人故事。

  成长在历史的天空下,学生是幸运的,我们是幸运的。因为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和平宁静的环境。而这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奋发图强,把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家园建设得更加富裕、文明、和谐。

原标题:发展党组织 开展生产自救 踊跃支援前线 梅山抗日烽火燃


责任编辑:武海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