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土专家”眼中的海南长臂猿:它们能感受到人类的善意

“土专家”眼中的海南长臂猿:它们能感受到人类的善意

2020-04-05 康景林 来源:南海网

  长臂猿母子。据李文永视频截图

  经过30多年不懈保护,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增长至4群30只。

  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支村民监测队,与长臂猿朝夕相处十几年,成为深谙其习性的“土专家”。海南“国宝”目前的生存状态,队员们形象概括为一句话:它们衣食无忧,生活悠闲,每年都要走“亲戚”,每隔两年生儿育女。

  清明时节,“走进国家公园 发现雨林之美”采访团,来到白沙黎族自治县青松乡,听村民监测员讲述他们眼中的长臂猿,“它们聪明得很,已经感受到人类的善意。”

  林清向记者们展示他拍摄到的长臂猿。“相机老旧,图像拍得不清晰。”他抱歉地向大家做着解释。

  “编外”监测员 十年守护长臂猿

  海南长臂猿是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内重要顶级物种,是典型的热带雨林指示物种,是热带雨林健康与否的重要标志。

  半世纪前,长臂猿曾广泛分布于屯昌县以南12个市县,超过2000只,因人类过度猎杀,其种群数量最低时只余2群7只左右,全岛仅有霸王岭林区有长臂猿出没。经过30多年持续保护,最新监测统计,其种群数量上升至4群30只。从事长臂猿保护与科研的人们,将它们编号为A、B、C、D。

  保护长臂猿是个大工程,有国家层面的规划与支持,有国际社会公益组织鼎力相助,有海南省林业部门长期投入。此外,一支与长臂猿朝夕相处的“编外”监测员队伍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是世代居住在霸王岭的黎族村民。

  青松乡苗村是嵌在霸王岭腹地的小山村,十几年前,村民张志城、李文永、林清等人开始服务于国内长臂猿保护与科研机构,监测记录,提供有关它们的一手数据。

  初期监测时,A群与C群栖息地在另一个山头,距苗村两个小时路程。那时候,林清与同伴们天天翻山越岭追踪猿群。

  十几年前,这些黎族汉子正值壮年,跋山涉水不辞辛苦,能做到监测数据日日更新,风雨无阻,长臂猿每一天的行踪都被记录在案。

  生性节俭 长臂猿从不浪费“粮食”

  2011年,C群迁居苗村不远处的斧头岭。“我们村附近有茂密的大叶榕,长臂猿爱吃它的果实。”林清喜欢分析它们,在他看来,村庄周围丰富的果实吸引着猿群“搬家”。

  长臂猿喜食含糖量高的浆果,每年六七月份,黄桐果成熟后,它们会集中采食。

  “长臂猿很会过日子,它们从不浪费食物,果实成熟后,它们并不急着吃,总是认真观察,慢慢选择,摘一个吃一个,只采食熟果,没成熟的绝不碰触。它们与猴子不一样,猴子属于糟蹋式捕食,边吃边浪费。”

  长臂猿的主要食物有130多种,主要以植物的果实为主,在果实比较少的季节也吃植物的嫩叶、花和少量的动物性食物,比如飞蚁、虫蛹、蜘蛛、鸟蛋等。

  长臂猿是树栖动物,林清无数次看到踩空的长臂猿不紧不慢,手脚并用地勾着树枝在林间荡着“飞”行,从来不会失手坠落。

  最初,它们惧怕监测员,总是高度警惕,一有风吹草动瞬间就荡没了影。想得到它们的生活习性大数据,需要长时间跟踪观测。

  林清将猿群看作一个家庭,拥有“一夫二妻制”稳定的家庭结构,每群有十几位家庭成员,“它们总是和睦相处,从不吵架,更不会打架。”

  监测员习惯把每个猿群的首领雄猿称为“大公”,它拥有家庭绝对领导权。

  曾经有媒体这样形容“大公”的地位:“它们常在清晨鸣叫,通常先是雄性发出口哨般的清亮长音,随后雌性以颤音附和,继而引发群体其他成员集体共鸣。音量由低渐高,音色高亢婉转,如哨声般响彻山谷。这是它们宣示领地占有或交流情感的方式。”

  十几年来,林清几乎每天清晨都会聆听长臂猿的这段“开场白”,作为长臂猿的“土专家”,他有自己的理解——这叫声是大公在呼唤两个母猿:“快到我的身边来。”

  “也许是出于安全考虑,长臂猿晚上睡觉时,谁跟谁都不挨着,各自找舒服的树枝,稳稳地躺在上面,它们总是保持距离。每天清晨,只有大公有资格发出第一声鸣叫,两只母猿到场后附和。那感觉就像在跟大公请安。”

  “大公对两个老婆很公平,只有当两只母猿都赶过来时,它才会安排猿群全天的采食行动,每当此时,它会叫个不停,不一会儿猿群会集体发声,开始大合唱。”

  张志城记录的长臂猿生仔情况。纸质记录后,他还会再拍一张存在手机中,随时翻阅。张志城供图

  请让我来保护你 猿群已经感受到人类的善意

  对海南长臂猿,学界已达成共识:其具有很高的科研和学术价值,它可提供人们研究人类起源和生物进化的规律实据,其骨骼、四肢、五官、内脏、血液、神经、新陈代谢与人类基本相同,而且在心理、生理、感情、思维等方面与人类相似,其学术价值、经济价值及珍稀程度比国宝大熊猫还高两个等级。

  监测员李文永手机中,有海量长臂猿视频,都是他在监测时拍摄的。在森林中,在人类特意架设的绳索中,它们手脚并用,飘荡着前行,速度很快,像飞一样。“成年雄性通体黑色,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发冠。成年雌性毛色金黄,头顶中央有一块黑斑。”李文永对C群的家庭成员非常熟悉,详细记录每一只幼仔的出生时间,长臂猿每两年繁殖一次,幼仔出生时全身金黄,像个萌萌的毛绒玩具,“长臂猿每胎只能生一只,它们生不出双胞胎。”

  长臂猿是海南的明星物种,霸王岭的村民对它更是宠爱有加。与它们打交道十几年,林清明显感觉到猿群对人类态度的变化。

  十几年前,它们对人类依旧无比惊恐,监测员远距离张望,它们都会条件反射般迅速隐向密林深处,瞬间无影无踪。现在,C群显然感受到人类的善意,偶尔会出现在村边大树上,监测员用手机拍照,它们该吃吃,该喝喝,表现平静,当年惊恐已然褪去。

  偶尔,成年长臂猿还会与监测员远距离长时间对视,年幼的长臂猿更是无所顾忌。有一次,一只3岁的幼仔出现在林清身边,只有3米远,好奇地左顾右盼。

  雄性幼仔年满8岁成年,会遭到“大公”的驱逐,李文永多次观测到这样的情形。刚成年的小猿离群索居,但不会离太远,直至找到两个配偶,才会另觅自己的领地。

  斧头岭山脉是A群与C群的活动区域,有意思的是,两群每年总会合群一至两次,“像是在走亲戚”,林清坚持自己的这一观点,而且“越观测感觉越是那么回事。”

  猿群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监测员高度关注,他们事无巨细,采集着猿群的一切信息:B群的“老太太”死好几年了;它们没有天敌,却日日变换栖身之所,“下榻”处格外神秘;天热时它们会睡在岭东,天凉时就睡避风山洼……

  2005年至今,海南省林业局、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香港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合作,开展长臂猿野外监测、栖息地恢复和野外巡护, “土专家”队员们会轮流带队,成为科考队向导。

  海南已长期坚持针对长臂猿的一系列科研与保护工作,努力修复生态,扩大长臂猿栖息地范围,与国内外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合作,加大研究力度。今年1月5日,海南长臂猿保护座谈会上,海南省林业局局长夏斐发言称,2016-2019年海南实施长臂猿栖息地恢复工程,通过补植补种长臂猿喜食乡土树种,改善修复栖息地,正有效扩大这群海南特有灵长类动物的活动范围。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南国都市报白沙4月5日讯 首席记者康景林


责任编辑:武海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