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周刊 | 生如沉香

文化周刊 | 生如沉香

2020-08-10 来源:海南日报

 ■ 李科洲

  清风徐来,苏子与客载酒泛舟于江上。

  昔,东坡老人居海南,喜藏沉香。待其归来,焚香煮茶,邀友共赏。

  其时也,明月如水,水光接天。

  客:如金坚,如玉润,子非人中沉香乎?

  苏:何谓人中沉香?

  客:兄有三伤,黄州惠州儋州。贬谪之途,愈行愈远,历经磨难,然九死南荒终不死,愈伤愈香。修得诗文馥郁,书画流芳,品性高洁,子非人中沉香乎?

  苏: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必经砍凿方成香,因伤而香乎?因香获伤乎?

  客:凡木砍凿,唯留伤痕耳!沉香木则异,其伤重,其香浓!

  苏:吾多作大江东去旷达语,实为心之沉郁,恰激流回旋如花,实遇石阻所致也。

  客:观君之字,似石压蛤蟆,扁而作势,欲一跃而起,亦如激流回旋乎?

  苏(拍手而笑):“吾知音也。然以道眼观一切,世间了无一物,虽夜光尺璧,同于瓦砾。沉香者,瓦砾耶?

  客:历遭斧斤,乃木之不幸,然雅客之幸也;君为大宋遗贤,乃君之不幸,然家国之幸也;君以沉香之质,光照百代,流芳千古,后世之幸也。

  苏:沉香之香,非我之功名,乃我心之淡然也,吾谓之也无风雨也无晴。

  客方斜倚桌,闻之惊起直坐,视江中流水,久而不语。是时,乌鹊绕枝,水流溅溅,唯江中明月,居而不动。

  俄顷,墨香扑鼻。客回首,见苏子已书词一阕:

  行香子·沉香

  万里飘蓬,终落南荒。本居深山隐行藏,惹千行泪,更一身伤。对风中霜,云中月,雾中瘴。

  金坚玉润,芳由心酿。野性随风叶疏黄,笑凭刀斧,滴泪成香。看星儿寒,草儿绿,燕儿忙。

原标题:生如沉香


责任编辑:武海霞
分享: